大马厨师如何描述他的新加坡生活,等一个人的kopitiam!第三章

第三章

来了快一星期,工作环境,店的运作,同事基本都已经熟悉。

二厨叫edwird,是个大帅哥,个子高高身材壮硕,喜欢打篮球,说话有点迟钝,但做起事来很上心。打杂的叫robert,但我们都不叫他名,都统一叫他九点。这又是为什么呢?慢慢看下去你就会明白。泡咖啡的头手叫蛋叔,他姓陈,英文姓叫 Tan,由于他每天开工前一定要吃两颗鸡蛋,风雨不改,所以我们就都直接叫他蛋叔了。顺带一提,他泡的咖啡是我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他超厉害。问他秘诀在哪里?他只会回答你:用心! (怎么这里的人都把我当白痴吗。)还有那个cashier,叫Anna,估计有四十多岁了,尚未结婚。如果你有意思,可以介绍给你。待会儿再慢慢形容他吧。

意示图

至于老板呢?他来的时间都不一定,回的时间也不一定。但从来就没有待到过收店就是了。收店的总是我。而我当然也从没碰过什么狗屁讲故事的人。老板真的是病的不轻。你问我为什么我没碰过?因为老板根本就没有贴过告示,传单或者通过任何途径告诉顾客啊!

前几天我就问了问老板

“老板,上次你说的那个什么说故事吃免费餐的那个优惠,怎么没看见你有张贴什么告示或传单啊?”

老板怂了怂肩,一副看着笨蛋的样子”顾客自然而然会懂啊,这有什么奇怪的?你问这什么怪问题啊?呵,呵呵!”(老板一面不削的耻笑一面摇头的说)

“自。。。自然而然?老板你会不会太夸张啊!你不说怎么可能会有人知道啊!”

“噢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一个重要的事,顾客一定要说对暗号才可以开启说故事模式哦!暗号就是’请我吃饭’,而你的回答必须是’敢问何人’,他如果回答’说故事者也’,恭喜他,他就成功进入说故事模式了。不要忘记了。这很重要。”(好吧,其实我早已习惯老板的答非所问了。而这么白痴又狗屁不通的设定真的也只有他想的出来。)

“是的老板,我记得了。”(记得个屁,会有人来说故事我就是东方不败!)

今天一如既往,又是轮到我收店。收店总是我一个人,负责结算完今天的营业额后,我会把钱带在身上,拍了day end report给老板后,第二天就把钱交给老板。那这一天就算结束。

时间还差一分钟,今天必须去喝杯酒,还没看过新加坡的克拉码头呢,今天心血来潮就想去。

当然,你看见我这么写,你就知道不妙了。就好像港剧一样,歹徒每次说”干完这一票,我就带你远走高飞”。而后。

然后?你问我然后?问我然后的人你确定你看过港剧吗? !

所以我也一样,计划要去克拉码头也去不到了。如果你是做餐饮的,你一定能体会那种last call之前最后一秒来的顾客!那种感觉就像是。 。 。就像是你拉完肚子,擦完屁股,穿好裤子,开门出去踏出第一步之后,才发现自己胸口插了一把刀子。噢不,我是说 才发现自己肚子漏了一小坨屎。 (观众请不要白痴的跟着唱)你!还!没!拉!完!

那个最后一分钟的顾客出现了

意示图

不幸中的万幸,进来的只是一个中年男子,还好是一个人,快快serve完他煮给他吃就收店咯!一个男人通常都是很快吃完的。他快步的走到柜台前。

然而,我还来不及开口,他就说到
“请我吃饭”
“!”(请。。。请我吃饭?)
中年男子看着惊呆的我,又平静的说了一句
“请我吃饭”
“敢问何人”(shit,原来是真的!)
“说故事者也”

中年男子说完转身就往靠近落地窗的那个位子走去,坐下。我充满疑惑和不确定(好没有真实感的感觉)的跟过去,准备点餐。正当我要开口的时候,中年男子的手向前一挥,说”小兄弟,吃的可以稍后在做,你先给我一瓶可乐吧。先听故事,来,坐。”我转身从冰箱里拿了两瓶可乐,一瓶递了给他,一瓶给了自己,木然的坐下,准备开始听我来到本店的第一段故事。

中年男子清了清喉​​咙,呼了一口长长的气,缓缓的说…..

“我是一名的士司机。那晚载了一名援交妹之后,我做出了一件我这辈子都会内疚的事。。。”

以下,就是一个关于的士司机与一个援交妹的爱情故事。下一章,告诉你。 (待续)
冰箱?哦,你问我冰箱的事。那个,就等着多几个篇章会在回头说。前面几章说了好多废话(有人留言说即使是废话也都让人想看下去,哈哈,谢谢捧场,真的)。

耶,终于要进入顾客的第一个故事了,估计在不说就要吃蕉皮了。敬请期待!第四章…..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