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生富裕 但好景不长,如今走进35岁流浪汉生

小时候的Ben家境富裕,住有地私宅、读名校、和家人到过美国、欧洲等地旅行。但好景不长,Ben首八年的人生和过去八年的生活产生强烈对比,如今的他无家可归,每天为生活烦忧,把快餐店当每晚的歇脚处。

Ben穿着整齐,一身黑色运动品牌Polo衫,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而身上还有一股很浓的香水味。

他说,自己会到商场的香水专柜,趁销售员不注意时就拿香水往身上喷。他开玩笑道:“不错吧,每天都能尝试不同品牌的香水。你也不想闻起来或看起来像一只流浪狗对吧。”

的确,他看起来不像一般露宿者。而他如此注重外表也是因为他不愿向现实低头,希望终有一天能有个家。

人生转捩点

虽然Ben小时候不愁吃不愁穿,但他却以“不正常”、“动荡”等词汇形容自己的家庭。他九岁那年,人生起了变化。 Ben患有抑郁症的41岁妈妈跳楼身亡,对他打击沉重,他也开始对学业失去兴趣,成绩一落千丈。而他的父亲则成天忙工作,很少时间在家。

Ben开始变得越来越孤僻,也因此成为同学嘲笑和欺负的对象。正当他努力走出悲伤时,Ben的父亲再娶,组织了新家庭。但他和父亲与继母合不来,考完‘O’水准后就辍学,之后更离家出走。

山穷水尽铸大错

一天凌晨两点钟,Ben又累又饿走在一排洋房旁。身上毫无分文、走投无路的他,决定破门盗窃。他溜进一栋洋房内,门竟然没锁,桌上还放了一个钱包。他便走了进去,拿走钱包,花了里头的200元。

钱用完后,他又回到同一家盗窃,但却遭那家的女佣发现,过后就遭警方逮捕。就这样,他因为偷了200元,被判入狱,失去两年的自由,更自毁前程。

他说:“这大概就是我生命坠底的开始。”

两年的牢狱生活对他而言像是地狱般。他声称自己遭殴打,更差点遭性侵犯。他决定在狱中埋头重考‘O’水准文凭,但因精神评估报告不合格,要求被拒。之后在一名监狱官的协助下,才争取到了考取‘N’水准的机会。他在20岁时重获自由,却也同时陷入另一个漩涡。

“流浪汉”生活的开始

“我的父亲叫我离开。”Ben回忆道:“他说,你已经22岁了,是成年人了,可以照顾自己了。”

Ben在父亲的家结束一年半的电子监控期后,父亲要他离开。他说自己早已预计这天的到来,所以一点也不惊讶,就爽口答应了。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和父亲对话。

无家可归的前几个月,他寄宿在朋友家,自己也有份稳定的文职工作。之后因朋友的父母不满,自己才以每月200多元的租金,在外面租下一间房间。但在他入伍后,由于收入负担不起一直暴涨的租金,他再也无法拥有自己的空间,28岁那年正式露宿街头。

“这不是家,只是一个歇脚处”

现年35岁的他已在外流浪八年,睡过无数24小时营业的地方,包括线上游戏店、快餐店,医院急诊室等。

不过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化,线上游戏店一间间倒闭,能睡的地方也越来越少。他目前每晚会回到市区的一间快餐店,那里拥有他固定睡觉的角落。但如果有人占据了那个位子,他就必须另找睡处。

躺下前,他拿起了消毒液和纸巾,开始猛擦椅子,说:“你不会想要把头躺在人家放脚的地方吧?”他对卫生很注重,自我要求也很高。

“我看起来像流浪汉吗?”

一般流离失所的人都会扛着大包小包的私人物品,但Ben却只带着一个腰包,和一个斜肩包。

里头就只装了他的钱包、手机,一套衣服,消毒纸巾,牙刷牙膏和一些纸内裤。他其他的私人物品寄放在朋友家的储藏室,每个月会过去换套衣服。

他非常注重外表:“别人不知道我是流浪汉,做事比较方便。比如很多流浪汉不能走进酒店,我就可以,因为我努力保持形象。”

他每天早上会花一个小时在图书馆的公共厕所梳洗,偶尔也会溜进酒店的沐浴间洗澡。不过他坦言,如果需要人家帮忙,看起来像流浪汉还是比较方便的。

努力摆脱困境

过去八个月,Ben在酒店当酒席侍应生,每月收入500元到800元不等。他不喜欢这份工作,但他表示,要先顾及每日三餐后,才能去实现其他梦想。他去年就花了辛苦储蓄的几千块钱,考取了一张旅游管理文凭,就因为不想一辈子“打杂”。

考取文凭后他觉得更有自信了,但回报却令人失望。他表示,“现在满街都是大学生,而我又有案底,找工作更是难上加难。”

被问及是否后悔以前的行为。他则回答:“每一天。”

“一定要活得有价值”

Ben说,他很清楚大家对流浪汉的刻板印象是什么——懒惰或无能。但他认为,很多时候是因为心有余而力不足,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源和能力去克服一些困难,走出困境。今年35岁的他已在单身者联合住房计划下向政府申请公共租赁租屋,12月就能入住。

但这始终不是他最终目标:“你必须和另一个人同住,很多时候和家人住都会有摩擦,何况是和一个陌生人。”

和很多人一样, Ben渴望去见识世界,找一个人分享生活,也梦想养只狼狗。

但对这一切,他有所保留:“我正在努力,如果不能实现,这一切只是场愚蠢的梦。我正在尝试实现它,不过这不会是一个简单或直接的旅程。不过与其一直投诉,不如去努力争取。”

凌晨四点,Ben终于能够在快餐店熟悉的角落入眠,但周围还是不断有食客的吵杂声。祝愿他尽快找到生活的平静、安宁。

#网路整理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