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面的新加坡:繁华都市里那些露宿街头的人们

就在之前,新加坡一名51岁的无家可归的人,被发现死于组屋楼梯平台。如果你是一个朝九晚五、忙碌到连报纸新闻都是匆匆扫一眼的城市人,也许会惊讶:什么? !新加坡这样有秩序的城市还会有无家可归者?
实际上,每个城市都有。每一个灯红酒绿、光鲜亮丽的城市背后,都有阴影。时刻提醒我们,这里不是天堂,我们还有许多需要进步的地方。花园城市新加坡亦是如此。此前报道过B面新加坡和外来劳工生活的酸甜苦辣,今天的主角,是无家可归的人。

singapore beauty world

Photo credit to : James Lim

无家可归的人离我们并不遥远

在升菘超市旁边,振瑞路组屋区,晚上九十点钟之前,一切看起来都是十分祥和的场景。下晚班的人陆续归来,孩子们在楼下嬉闹,一些人在咖啡馆里坐着聊天。

快到晚上11点钟的时候,夜渐渐静谧,大多数人都已经归家。几个提着塑料袋的老人占据了休闲区的长椅,和衣而卧。他们自称是无家可归的人,塑料袋里装着他们所有的家当。

这一幕每天都会上演。他们拒绝政府或者义工组织的帮助,宁愿这样自由而散漫的活着。 (感谢新加坡四季如夏的天气!)

附近24小时餐馆的老板和工人对他们都很熟悉,有时候会拿卖剩下的食物给他们吃。就像人们所知道那样,新加坡很多食阁都招收老人来收拾餐盘或者洗碗,并不歧视他们动作慢。 “如果他们愿意做工,他们也可以有个固定的家”,一位食阁工人说,“可是他们从来没有来应聘过”

他们在食阁空闲的座位休息,从来不像人们讨要食物,只是偶尔会吃人们剩下的。

之所以有这么多无家可归者聚集在振瑞路附近,大概是因为附近的佛教居士林会发放免费的餐点。

singapore street people

无法与人相处的洪先生

72岁的洪先生躺在升菘超市对面的一条长凳上,所有的家当都在一个塑料袋里,用一个黑色的袋子当枕头。

他说自己已经流浪了10多年

他在附近的公共厕所洗漱,并声称自己是被逼到这里来的。他说,原来他在新加坡佛教居士林附近的Merdeka桥下睡觉,但是在那边和人冲突,打了人,就搬到了振瑞路。因为“感觉比较安全”,就一直在这里生活了。

这位老人说,10年前,他和兄弟姐妹因为家庭纠纷卖掉了已故父亲的房子。拿到的15万新元,他得到了一半,然后捐了1万新元。之后,他住了5年酒店,用光了剩下所的钱,同时失业了。

2011年,他被送到了被送往武吉巴督安老院。不过,他并不喜欢那里,认为那里的每个人都跟他作对。一年前,他离开了那里,开始露宿。他说自己之前一直在工作,做了10年多的大米送货工,在武吉巴督安老院的时候,做清洁工作,所以手上还存下来3000新元。这样他每天虽然要尽量节约,但是还可以买三餐来吃。

有兴致的时候,他也会乘车到樟宜海滩公园和牛车水逛一逛,但是,晚上,他一定会回振瑞路。他不想搬到其他地方去,也拒绝返回武吉巴督安老院。

singapore street people

住在楼梯间的兄弟

这对老哥俩住在振瑞路的一处僻静的消防楼梯平台上,已经一年多了。兄弟俩每天步行15分钟到新加坡佛教居士林吃免费餐,晚餐有时候是2新元的经济米粉或者在升菘超市买的面包。他们在公共厕所洗澡、洗衣服。哥哥说,他只有两件上衣。

他们并不愿意出来工作,哥哥说:“我60岁了,还怎么工作?”有时候,他们不穿上衣在附近聊天,会吓到附近不知情的居民。

60岁的哥哥有点语无伦次。他们说,他们曾经在宏茂桥有一间三房式租屋,1999年把它卖了,但是没有收到钱,那人骗了他们数百万新币

睡外面是为了呼吸新鲜空气

78岁的黄先生有时候睡在振瑞路旁边店铺的外面。他说:“我睡在这里是为了呼吸新鲜空气。我在这里读报纸,休息一会,之后我会回家睡觉。”

这样做的还有好几个人,黄先生说,这家店是他朋友的。他在这里睡一睡再回家已经大概半年了。只是想呼吸点儿新鲜空气。

无家可归者往往拒绝提供协助

singapore street people

实际上,从政府的基层管理人员到义工组织,新加坡能够为无家可归者提供协助的组织并不少。大多数需要帮助的人会得到来自社会的帮助,比如被安置住所、得到医疗照顾或者介绍工作,而一些无家可归者拒绝接受帮助。

他们有些是个人原因,比如觉得这样在外面更自由,也不需要做什么,感觉挺好的。也有些是精神状态问题。

每个无家可归者,都有各自不同的具体原因,而这些可能并不能一概而论说,政府给他们提供了去处,他们就会乖乖就范。可能还需要我们更深入的了解他们的具体情况,提供不同的切实的帮助。

如果你有遇到需要帮助的无家可归者,可以拨打DPS 24小时专用热线1800-222-0000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