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在新加坡怎么就这么惨?待遇大不同

前段时间,刚有一位莱佛士医院的黄姓医生,因为给一位手伤严重的外籍建筑工人只开了一天病假,而被吊销行医执照。正当这件事让新加坡外劳的合法权益受到社会各界关注时,最近又出了类似的事情。这次的主角,是几位中国籍建筑工人。

workers in singapore

20多岁的张先生来自中国,在新加坡做建筑工人。他刚来新加坡不到半年,有一天在工地上手指受伤,去私人医院就医,结果医生说最多只能给一天病假。

张先生说,医生的理由是:因为你是外劳。

“你刚来新加坡还不到一年,不了解情况。如果我给了你病假,你可能会被遣返回国的。”

“想想清楚,我可不希望你做啥事,自己惹上麻烦。”医生说。

workers in  sg 2

张先生说,“我相信了医生的话。在我老家,医生是很神圣的职业,我从心底里尊重他们。”

和张先生一起的还有另外三位中国籍劳工。他们都有过类似的经历,但如果不匿名的话,他们不敢讲出来,因为怕被解雇,以后也不好找工作。

其中一位李先生说,他有一次膝盖受伤,医生只给了两天病假;而另外两位在同一家公司做工,一个姓何,一个姓黄,则分别曾经胳膊和腿骨折,病假只有一天,而且是动手术的那天。

他们拿的都是SP准证。他们说,生病就医休病假的时候,就没有薪水拿,只好每天去HealthServe,那儿有饭吃,有药用,有人陪。 HeathServe是专为外籍劳工提供医疗保健和其他帮助的一个非政府组织。

非政府组织 – “这种情况太多了!”
尽管上周莱佛士医院黄姓医生的案例被广泛报道,似乎全社会一下子都在关注外来劳工话题,但据不少致力保障外籍劳工权益的非政府组织称,类似的需要解决的例子还有很多。

“情义之家”(HOME)就是一家外籍劳工权益保护机构,正是它发起了针对莱佛士医院医生黄姓医生的投诉。 HOME说,近10年来,该机构每年接触到的外籍劳工没有给予足够病假的案例有15-30起。

home

而另一家机构“客工亦重”(TWC2)则透露,每个月有上百个受伤客工前来求助,他们绝大多数都没有拿到足够的病假。 “这种情况太普遍了!”

“来这儿的人也基本都申请了工伤赔偿,但可以想象,还有更多客工没能申请工伤赔偿,因为他们病假太短,没有时间,或者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申请就被遣返回国了。 ”

因此,病假不足,不仅影响受伤劳工的康复,还会造成他们经济上的损失。

home in singapore

“我们接触到的这些客工,基本上都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宿舍,但主要还是雇主对他们比较敌视,想遣返他们,或是把他们赶出宿舍。这种情况下,劳工就只能靠病假薪水过活。”

HealthServe则每年接待六七十名客工,这些客工事先都接受了医生的治疗,但都没有给到合理的病假。这个比例大概占到每年200-250起工地安全事故的1/3。

“这些客工基本上都是骨折或手术,只有一两天病假,甚至一天病假都没有。”

根据新加坡人力部的规定,如果工伤病假超过3天(无论是否连续),或者工人住院24小时以上,雇主必须就相关安全事故向人力部报告。

health serve

HealthServe的一位义工医生说,医生给病假应该基于对病情的判断,可是他接触的很多病例似乎显示,医生在帮雇主避免向人力部报告工伤事故。

陈笃生医院一位工作人员也透露,“尽管一些病假单形式上很正规,但从实际情况看,很多病情的确应该给更长的病假。”
客工:我们只想保障自己最基本的权益

HealthServe共有3家诊所,为外来劳工提供医疗服务。共有80名义工医生和200名志愿者,包括药剂师、护士、家庭主妇和教师等。

上文提到的四名中国籍工人,最初都是去私人医院就诊,后来在朋友建议下到政府医院。

张先生到新加坡中央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他的手可能严重感染,很可能必须截肢。最后,他获得75天的病假,和最初仅一天的病假简直天壤之别!

李先生,因为膝盖骨折,在陈笃生医院做了手术,现在膝盖上还留着手术留下的两块疤。他是去年底从工地的一个梯子上摔下来,虽然过去了5个月,还是需要拄着拐杖走路。

workers to know

他说,”我刚受伤的时候,老板说,新加坡的医疗很差的,你最好回中国去治,这样好得快。”

但他没有听老板的,于是老板把他带到一家私人医院,医生给了他两天病假。

因为无数次得不到及时治疗,李先生绝望之中报警。报警后,他的老板立即把他送到陈笃生医院。这个时候,距他摔伤已经3个星期了。

而何先生是在去年9月份摔伤了胳膊和头。可是,雇主带去的那家私人医院,在给他做了手术之后,只给他开了一天病假。而且,医生说,他的头“没事”。

后来,何先生胳膊疼痛难忍,就自己一个人去了新加坡中央医院检查。医生马上给他开了7天的病假,并且在他说头一直痛后建议他住院观察。但是,雇主不愿替他支付医疗费用。理由是,公司没有报告这起事故,所以没有义务给他出钱。

腿骨折的黄先生则遇到了更加过分的雇主。雇主威胁他说,如果他做完手术之后还留在医院里,公司要让他赔1000块新元!

黄先生说,“我很害怕。虽然护士说我应该住院,但我不敢。我受伤了,他们还让我赔钱,我真的很害怕。”

问他们身体好了之后还愿不愿意回去继续做工,这几个工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不会!”

“他们简直不是人!”黄先生说。

张先生则补充说,他听说以前有工友病好了回去工作,没多久就被送回国了。

“身体好了,还可能会有后遗症的。所以,雇主会想出各种理由来把你赶走。比如说你太懒,或者表现不好。”

尽管这样,他们也都没有想过去把雇主告上法庭,因为那太费时间了,而且到最后也可能不了了之。

“我也看了莱佛士医院黄医生的那个案子,我觉得跟我很像。”

“我们不是想索要什么,只是希望自己的基本权益被人尊重,希望拿回欠我们的东西,好让我们活下去。”

黄先生说,我们要的都是最最基本的,如果他们能提供我们这些,我们也不可能会说什么。 ”

非政府组织 – 客工通常都不了解自己的医疗情况
在非政府组织看来,客工们难以给自己争取到合理的结果,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无法了解到自己的准确病情,甚至医生到底给了几天病假,他们自己有时都不清楚。

情义之家HOME介绍,“医生通常不会把病假直接给这些工人,而是给他们的雇主。工人去问雇主的时候,雇主总是不肯告诉他们,所以他们完全是蒙在鼓里。”

ktph hospitals staff

HealthServe说,一般雇主都会跟工人一起去医院,具体发生了什么事都是由雇主解释,根本没有工人说话的份儿。有时候雇主甚至会明确让客工“闭嘴”。

有的公司内部就有诊所,雇主更是可以随心所欲地决定病假的长短,或者直接告诉医生不要给病假。

这些诊所当然很清楚这里面的门道,所以会站在雇主一边,尽可能少给病假。

不停地闹才能有进展

在情义之家(HOME)2011年决定对莱佛士医院的黄姓医生发起投诉的时候,类似的医生不给足够病假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这也是促使HOME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要把事情解决的一个原因。

为什么对莱佛士医院黄姓医生的案子这次可以胜诉呢? HOME认为,是因为他们不停地投诉,不停地闹,发起了舆论攻势。

“我们也差点放弃,觉得他们不会理我们了。医药理事会的网站上说要6-9个月处理,而这个案子已经过了5年。最后有律师介入时,我们都快忘了这个案子了。”

HOME认为,媒体的广泛报道也是这个案子最终得到解决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谈到这个案子时,新加坡医药理事会发言人解释说,他们成立了一个独立的投诉调查委员会,收集各方面的证据,包括专家意见,最后才能得出结论。这些很需要时间。

另外,该委员会向医药理事会的纪律委员会报告案情时,需要律师及相关各方阅读所有的材料,准备听证,这些也需要时间。

HOME说他们还在跟进其他几个类似的案子,其中针对两位医生的听证已经被医药理事会列入议程。

天下乌鸦并非一般黑

healthserve

HealthServe的主席本身也是一位私人医生,他说他相信绝大多数医生都会尽可能给病人合理的病假。 “我们相信第一个医生的判断。所以我们也希望澄清,医生们通常情况下还是在帮助病人的。”

有时候,在HealthServe介入后,医生会修改病假,把“light duty”改成病假。

TWC2也强调,对那些渎职的医生发起投诉,并不是把所有医生都说成一样坏。

TWC2认为,对一小撮有不当行为的小诊所、医院,要进行更有力的监管。如果TWC2怀疑客工可能病假不合理,会指导他们去政府医院重新就诊。

“相信这些医院的医生会更清楚病人到底能不能再做工,而不会看雇主的脸色行事。这些医生非常专业,会考虑病人的需求。”

TWC2的负责人称,“外籍劳工在新加坡是个庞大的群体,他们在新加坡受到意外伤害的几率比普通新加坡人高得多。他们理应受到更多的关注。”

最后,整理了一下新加坡保障外籍劳工权益的几家非政府组织的联系方式:

HOME情义之家

home contact us
http://www.home.org.sg/
地址及联系方式:

HealthServe
http://www.healthserve.org.sg/
地址及联系方式:

healthserve contact us

TWC2客工亦重
http://twc2.org.sg/
地址及联系方式:

twc

另外,新加坡善济医社是新加坡的一家福利慈善组织。自1901年,不分种族和宗教,为社会大众提供免费传统中医诊断及低收费的治疗。

sianchay

sianchay 2
http://www.sianchay.org.sg/

#请分享给身边朋友看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