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工作环境怎么了? 半年多竟高达有46名劳工死亡

Tuas worker 46th person to die in a workplace accident this year

就在新加坡国庆前一天(8日)一名建筑工人在大士附近的一个工地上被锁链击中,送院后不幸身亡,这也是今年发生的第46起劳工死亡事件,实在令人唏嘘。

这名建筑工人和其它工友一起在吊脚手架,没想到吊脚手架的其中一根链条突然断裂,导致余下的部分链条向外荡去,击中了这名劳工。他随后被送入黄廷芳综合医院,最后于周一晚上7点宣告不治。

目前事件的原因还在调查之中,工程开发商裕廊集团和主要的承包商长成集团停止了所有的吊装工作

据统计今年已经发生了46起劳工死亡的事件,去年有66名劳工在工作时死亡,比2014年增加了6起。

singaproe worker accident 4

事件回顾:

事件一:2016年6月7日,一名在新加坡做建筑工人的中国男子,因为中暑,不幸身亡

这名中暑死去的男子是43岁的白英俊(音),去年12月14日,他从家来新加坡打工,当时家乡正是冬天,温度在摄氏3度到7度之间,而新加坡则是艳阳高照,平均气温在32度左右。

到达新加坡后,在12月16日,白英俊进行了身体检查,17和18日两天上了建筑安全课程,19和20日在建筑工地现场进行安全培训并在有顶棚遮盖的地方进行工作。

事发当天12月21日,白英俊和其他工友们被安排早上7点半去建筑工地现场搭脚手架,这也是白英俊第一天开始户外露天工作。

中午11点半吃完午饭后,白英俊休息了一下,下午一点继续开始露天作业。下午4点半左右,白英俊离开了工地,然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迟迟不见白英俊的踪影,建筑工地的一个工头就去宿舍找他。

此时,白英俊带着安全帽躺在床上,电风扇朝他的头和腿上吹着。他已经说不出话来,额头非常热,比发烧还烫。

之后,白英俊被工友们转移到了房间外面,身上的衣服也被脱掉来降温。看着情况还是不太好,工友们把他送到了一家私人医院,当时的体温是40.9度,然后他被救护车转送到黄廷芳综合医院,但还是没有抢救过来,在晚上6点40分左右死亡。

新加坡人力部表示,虽然白英俊的直接死因是中暑,但发现晚,没有及时送入医疗设备完善的医院也是导致死亡的原因。

singaproe worker accident 2
事件二:6月1日早上,一名中国建筑工人又在新加坡触电身亡,原因可能是因为雨水导致漏电。

这名工人叫做刘成龙,35岁,来新加坡工作已经半年了,(31日)才作为一名分包商工人,调到亚历山大台(Alexandra Terrace)的建筑工地。

早上大约11点50分,工地附近大雨倾盆。刘成龙准备启动电动混凝土搅拌机,但是机器没有发动。突然之间,刘成龙的同事看到他摇晃了四五秒钟,随后倒地。整个过程刘成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意识到可能是触电后,刘成龙的同事赶紧把混凝土搅拌机的电源拔掉,并且通知了工地的安全监督员。

工地的资深安全经理王永胜说,工地安全监督员第一时间为刘成龙进行了心肺复苏(CPR),并使用了心脏除颤器(AED),成功地使他的心脏恢复了跳动,但是他依然昏迷不醒。

随后刘成龙被送到了国大医院。但不幸的是,下午1点左右,刘成龙还是不幸离世。

王永胜说,当时虽然下着大雨,但是刘成龙工作的地点是有遮盖的,不会淋到雨,地上的积水可能是导致漏电的原因。

singaproe worker accident 3

事件三:4月27日上午11点左右,淡滨尼一工地发生了一起惨剧。一名劳工被从天而降的整捆钢筋砸中,喉咙被三根钢条刺穿,当场死亡,现场满地都是鲜血,十分悲惨。

上午,来自印度的24岁男劳工正从卡车上搬卸钢筋,突然卡车吊臂像失去了控制一样,吊着的整捆钢筋瞬间重重地砸下来,这名印度劳工躲闪不及就被整捆钢筋砸中,其中三根钢条刺穿了他的喉咙。

这名劳工当场倒在了地上,鲜血直流,救护人员到达现场后证明其已经死亡。

据了解,这名印度劳工,来新加坡工作才6个月,前两天才被派到淡滨尼工地工作,居然就出了意外。

面对这种情况,人力部表示将允许建筑公司从10月开始支付比较低的税款,聘请有经验,经过资格认证的劳工。

singaproe worker accident

singaproe worker accident 5

此外,从今年5月开始,人力部也公布了更加严格的惩罚措施,一旦发生事故,停工时间从两周增加到三周,发生事故的公司除非是已经确保没有安全隐患不然将不能再聘用新的外籍劳工。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