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狮城当啤酒妹,被马来西亚妈妈桑逼良为娼

来到新加坡打工因为是很辛苦的事情了,如果又遇上黑心老板的话就更头痛了!最近就有一位KTV酒廊老板娘兼妈妈桑请啤酒妹却不为卖酒,而是逼良为娼,威胁若不就范就登报指她卖淫,让她在家乡的家人蒙羞,被判监12个月。

新加坡报道,被告钟文妹(63岁)是Zou Entertainment的业主,同时也是一名俗称妈妈桑,她来自马来西亚,是新加坡永久居民。

singapore beer girl 4

她共面对4项牴触妇女宪章的控状,她的同谋包括合伙人蓝贵发(62岁)、经理谢进治(58岁)和林进修(54岁),三个同谋各面对一项控状。

4人不认罪,案件经大约25天审讯后都被判罪名成立,法官昨天判老板娘入狱12个月,蓝贵发坐牢6周、两经理则各判坐牢4周。

受害者来自中国

singapore beer girl

(意示图)

案发2013年上半年,本受害者是一名来自中国的26岁女子,为保护她的身份,在這就不可报道她的姓名等资料。

主控官针对此案陈词时表示,受害者在2013年4月,误以为来新加坡当服务生促销饮料,没想老板娘(女被告)却安排她到酒廊当歌星表演,取悦顾客征取挂花,甚至被逼提供性服务,为老板娘赚钱。

受害人刚来新加坡1个月,女被告就要求她卖淫,她坚决反对,女被告一气之下用力捏受害人的肩膀和腹部,还导致受害人入院。受害人除了痛哭外无计可施,最后妥协陪了两个男人。 

女被告甚至威胁受害人,指她如不从,就会在她的家乡登报公告家乡人,说她来新加坡卖淫,败坏家人的名声。

受害人除了痛哭外无计可施,最后妥协陪了两个男人,但之后在2013年7月逃离魔掌,寻求庇护并报警,进而揭发此案。

主控官说,受害人刚到新加坡,女被告就没收她的护照,受害人在新加坡举目无亲又人生地不熟,最后沦落为受害人的赚钱工具,促请法官判监18至24个月。

涉案的酒廊已停止营业。钟文妹要上诉,目前以2万元新币(约6万令吉)保释在外。

月绩不达标就得卖淫

singapore beer girl 3

(意示图)

胡乱制定销售月绩,而且受害人不达标就得卖淫,达标后却被没收部分收入。

女被告对受害人声称需偿还$2000元新币的「挂花」费,否则就得卖淫,之后又说每个月的卖酒加挂花费收入需达$5000元(约1.5万令吉),谎称一旦达标,就可每人分一半。

受害人在2013年6月为两男人提供性服务后,取得7335元(约2.1万令吉)的营业额,扣除费用她理应分得$2950元(约9000令吉),但女被告却称受害人应缴付$2000元(约6000令吉)给公司,受害人最终只收到$950元(约3000令吉)。

在游说受害人卖淫时,女被告甚至充当导师,要教导受害人如何勾引男人。

律师盘问使用粗言秽语

为3男被告辩护,代表律师盘问证人时使用粗言秽语遭总检察署投诉。 3名男被告蓝贵发、谢进治和林进修聘请律师王新义代为辩护。案件去年9月在新加坡国家法院审理时,两名控方证人包括本案受害人出庭供证。

当主控官要求控方证人忆述她为一名嫖客提供性服务时,王新义竟对主控官说「问她会不会shiok」。

证人接受另一名辩方律师盘问时记不起一件事,王新义又说「记得起性交,却不记得其他任何事情」。

此外,在妓女被盘问嫖客有否付钱时,王新义提点另一名辩方律师时用了粗言秽语。

3被告中,蓝贵发协助女被告接载女子,也帮忙处理酒廊事物,主控官说他是合伙人,另两人帮忙介绍客户给受害人,角色似经理。

新加坡总检察署已针对王新义的行为向律师公会投诉。纪律审裁庭本月发表报告,建议新加坡律师公会惩治他,罚款3000元新币(约9000令吉)。

#在这还是要奉劝各位,现在网路很发达!建议找工作前还是上网搜寻一下老板或者公司的风评吧!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