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与妈妈狮城寻父:爸爸为什么不要我们

9年前来新工作的丈夫过去5年音讯全无,如今9岁的女儿连父亲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妻子上周带着女儿来新找丈夫,女儿接受本地记者访问时:“我要问爸爸为什么不要我们?”

来自山东临沂的杨岭(34岁)和丈夫谢军(35岁),10年前结婚后跟亲友借了12万人民币(2万4400新元)就来新加坡找工作。这笔钱一部分充作生活费,一部分拿来还清之前借钱摆宴席的债务,另一半则拿来给中介协助谢军申请到新加坡。

girl-in-singapore-looking-for-dad

照片来源:晚报

她说,丈夫来新打工时,女儿才一个月大。开始那几年,他每个月都汇钱回来。全家人省吃俭用,三年后终于还清债务。

杨岭感慨说,丈夫有什么事,应该出来说清楚,而不是不吭一声就走了。

杨岭:还清债务夫性情变

不过,她指债务还清后,丈夫反而性情变了,开始很少打电话回家,而且每次打回来两人都吵架。 5年前,他一整年只打一通电话回去,那也是他们最后一次的通话。

“那次通话,我吓他说要离婚,当时他还拒绝离婚,但几个月后我就收到律师通知说丈夫要办离婚,而且还要我还他2万4400新元。”

可是,后来一直联系不到丈夫,而且连律师都找不到他,离婚一事因此也不了了之。

杨岭这几年独立抚养女儿长大,两人飞抵狮城找谢军,在新加坡逗留一个星期。杨岭哽咽说:“就算我有不对,他也应该出来说清楚,而不是不吭一声就走了。”

当询及有什么话要对父亲说时,谢子扬说:“每次我看到同学有爸爸疼,我都很羡慕,我想问问爸爸为什么不要我们了?”

girl-in-singapore-looking-for-dad-3

照片来源:晚报

来自山东临沂的杨岭(左)和丈夫谢军10年前结婚

狮城妇做担保人 帮忙安顿母女俩

多年后才来新寻夫,杨岭表示因获得狮城妇帮忙,为两母女做担保人才终于有机会过来。

在家乡的酒店任职客户经理的杨岭表示,她每个月的工资约400新元,收入刚好够用来租房和当生活费。

半个月前,她在酒店招待一名女顾客时,和对方偶然聊起她的家庭状况和遭遇,对方即表示自己也是来自新加坡,或可帮上忙。

“狮城阿姨是新移民,她听到我的遭遇后很气愤,她建议我一定要去找到丈夫,还说可做担保人申请我们过去。”

杨岭表示曾到新加坡警局求助,但因她手上的资料太少,所以警方也爱莫能助。

girl-in-singapore-looking-for-dad-2

照片来源:晚报

杨岭在2011年最后一次和丈夫通电话后,对方就音讯全无。夫家的邻居和亲友也证实丈夫从没有回过家乡,其家人也声称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她说,她只知道丈夫来新后是当车床工人,但不知道确切的工作地点。如今她只能凭两人的结婚证件找人。

“星期五就回国了,她过两天再去人力部看看,有没有机会找到丈夫在新加坡工作的资料。”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