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斯托:「知道得太多」刘特佐有生命危险,总警长:纯属个人看法!

导语:「我不会到中国去,我也再也不能回到泰国,我已被泰国禁入境100年。但我知道泰国是刘特佐匿藏点之一。」他也说,相信刘特佐手哑有很多现金,由于他目前正被多个国家通缉,也申领不到众多资产,例如被扣押的豪华游艇「平静号」般。

(吉隆坡1日讯)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etroSaudi)瑞士籍资讯部前执行人员朱斯托认为,正在逃亡的富商「知道得太多」,或令后者有生命危险。

他在接受《星报》专访时说,尽管他不知道刘特佐的下落,但后者是国际调查的「关键人物」,可能会被「灭口」。

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etroSaudi)瑞士籍资讯部前执行人员朱斯托。

「对很多人来说,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让他永远消失。

他指出,正如他当年被关押在泰国一样,若他当时被引渡到马来西亚,可能也会没命。

「如果刘特佐消失了,或被发现身亡了,我也一点都不惊讶。我不知道他在哪里,相信我,如果我知道,我会通知有关当局。」

朱斯托说,在他数年前为沙地石油公司工作时,曾见过刘特佐两次。

另一方面,英文《马来邮报》引述阿马星指出,塞维尔简直是一派胡言,这样的问题根本与案件无关。

他强调,他当时率队到泰国一所监狱向塞维尔录供时,不曾问对方这样的问题,警方当时想要向塞维尔了解的主要是关于其泄漏给砂拉越报告的电邮内容。

泰国是刘特佐匿藏点之一

「我不会到中国去,我也再也不能回到泰国,我已被泰国禁入境100年。但我知道泰国是刘特佐匿藏点之一。」

他也说,相信刘特佐手哑有很多现金,由于他目前正被多个国家通缉,也申领不到众多资产,例如被扣押的豪华游艇「平静号」般。

更何况,他说,刘特佐太沈迷于奢华的生活方式。

「这个人没有太多选择。他可以在许多国家被逮捕。我认为中国是他其中一个避风港。要躲起来也不容易。」

朱斯托不客气说:「这些人(刘特佐及其身边的人)挥金如土,即使住在酒店,也会选择昂贵的套房。」

「他不会永远匿藏在柬埔寨的一个小渔村里。 我相信即使是现在,他仍过着奢华的生活,花大钱买醉且享受着派对。」

朱斯托:希望看到刘特佐回马 面对审讯

朱斯托说,他希望看到刘特佐回马来西亚,面对审讯。

「我不希望看到他被发现去世了这种不愉快的结局。我想他应该被带上法庭,但这(刘特佐被杀)有可能成真。」

这也是朱斯托在509全国大选变天后第3度访马,此次是出席第10届国际金融犯罪和恐怖主义融资大会。

相信他也会与马来西亚的执法单位见面,并重申自己愿意为一马发展公司(1MDB)案件供证。

他说,许多马来西亚人对他表达支持,单是一天内,就有数百人找他一起自拍合照。

大马换政府之际 与妻无法按奈情绪

朱斯托说,当他知道马来西亚换政府时,他和妻子劳拉都无法按奈住自己的情绪。

「我们在瑞士一直都有紧追马来西亚的选举新闻,虽然一开始是纳吉(前首相)的政党领先,但慢慢的就被取代。」

他说,当他们看到首相敦马哈迪医生领导的联盟取得112个议席后,他和妻子都感动得哭了。

朱斯托也重提被关押在泰国监狱一年半的日子时说,他在非人道的条件下生存了下来,但这段日子也磨去了他的自我。

「我不会停止正义的斗争,对抗那些让我和我的家人,受尽折磨的人。当我被捕时,我的儿子只有8个月大,我错过很多。我的妻子劳拉经历艰难的时刻。」

朱斯托因为以一马发展公司相关的邮件,被指勒索其旧东家沙地石油国际公司,于2015年8月17日,在泰国被判勒索罪名成立入狱3年。他是于2015年年6月22日在泰南苏梅岛被捕。

不过,他在2016年12月在新泰王瓦吉拉隆功特赦下,从曼谷监狱获释。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