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被骂「你是猪吗?」,他发誓「要做出成绩给你看」!结局反转!

导语:不过五百多名摊贩当中,也有年轻的创业者,80后青年李绍维就是一个特殊例子。从新加坡打拼9年之后,毅然放弃熟悉的领域回乡创业,而且还从零开始──从一个完全不会煮糖水,到菜巴刹的人都称他为「糖水哥」,一路走来虽然跌跌撞撞,却也熬出了一片天。

糖水哥一开始在史都东菜市场是卖咖啡,有一天想起古晋比较少见的糖水而萌生起卖糖水的念头。这一卖就被顾客唤成了「糖水哥」。

在史都东(Stutong)菜市场的二楼熟食档,可以吃尽地道的古晋美食,干捞面、干盘面、辣沙、巴拉煎米粉、粿什、茄汁粿条或面等。

这里的摊贩好些已是两三代,甚至四代人,他们一些来自甘密街老巴刹,从早期的街头摆档形式到迁进政府兴建的小贩中心或菜市场;他们继承父母的档口生意,一代传一代的,将地道美食延续下去。

不过五百多名摊贩当中,也有年轻的创业者,80后青年李绍维就是一个特殊例子。从新加坡打拼9年之后,毅然放弃熟悉的领域回乡创业,而且还从零开始──从一个完全不会煮糖水,到菜巴刹的人都称他为「糖水哥」,一路走来虽然跌跌撞撞,却也熬出了一片天。

多年在新加坡做市场销售的「糖水哥」,李绍维有不一样的待客之道。他时时刻刻都是笑脸迎人,穿着正式、整洁,还印有自己的名片,将菜市场的糖水档,当作专卖店的生意来经营。

那是他的用心良苦,他希望把活力、创意带进传统巴刹,吸引更多年轻人走入巴刹用餐──这个刻板印象中只有妈妈、婆婆们才会逛的地方。

「我还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古晋人早上起来,脑海里想喝的饮料不再只是咖啡乌、三色奶茶,也会想起有养生功效的糖水。」

李绍维的糖水铺卖得最好的糖水之一,是桃胶银耳红枣枸杞羹。煮得烂透的银耳十分滑嫩,丰富的胶原蛋白是养颜的甜品。在巴刹里,他还会一一向顾客讲解糖水的保健功能。

砂拉越古晋的糖水铺非常少,很难找到像西马处处可见的花生糊、芝麻糊、腐竹玉米白果、南瓜西米露,就算找到也只有一两种,选择不多,更没有专卖店。

目前「糖水哥」的糖水铺有糖水十余种,他依然不断尝试做新的糖水,包括台湾糖水如姜汁撞奶、花生汤,澳门的双皮奶等,希望把具有养生功能的港式、台式糖水介绍给巴刹顾客,让人们知道来巴刹不一定只能吃干捞面、喝咖啡,也可以有不一样的选择。

李绍维过去虽然没有煮食的经验,可是血液里流着海南人的血液──人家说,海南人天生就是好厨师。(图:星洲日报)

把 生 活 熬 成 一碗 糖 水

李绍维并非特别爱喝糖水,过去也没有煮糖水的经验,不过血液里流着海南人的血液。人家说,海南人天生就是好厨师,他是第二代海南人,父亲3岁就跟着婆婆于1950年从海南岛来到砂拉越。公公过去做包点,父亲早期卖过肉骨茶、经济饭、鸡饭、海鲜煮炒,现在在朋岭(Pending)经营海南咖啡店,母亲经营干捞面档。

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家人当然希望他继承家业,不过年轻时期的他却想往外跑看看世界。他到过吉隆坡读书、新加坡工作长达9年,从低做起一直到经理助理,后来还业余当演员,在新加坡电影、电视剧《做人》、《添丁发财》、《红白喜事》等,认识许多明星和演员。

细数过去,听起来感觉他在异乡的生活过得还不错,但其实经历多少委屈和泪水却无人知晓。24岁那一年他到新加坡,尽管有网络工程的文凭,在新加坡却不受承认,他只能一间一间店敲门问工,在各个行业打滚过,也经历过2007年金融风暴被裁员,因长期失业生活一度陷入困境。

「在新加坡,一出门就要花钱,搭巴士、捷运。为了省钱,我都是走路回家,一天只吃一餐,而且只能吃在火车站卖的廉价杂菜饭。」

那期间一直吃闭门羹,最沮丧的时候,他走到新加坡河岸,扶着栏杆对天呐喊。「感觉像是连续剧的剧情,可是却是活生生的人生写照!」

即使找到工作,也必须忍辱耐劳。他印象最深刻的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港式茶餐厅当监工。「月薪1500新币,一天工作16小时,包头包尾,收银机要是收少了钱,我都要赔钱。」

午餐吃饭不能超过5分钟,因此他的饭里不能有太大块的肉,不能有骨头。厨房准备给他的,都是白饭和汤,他几乎是用吞的。吃饭的地方是餐厅的后巷,垃圾桶的旁边,在地上铺一层报纸或纸皮,蹲在那里吃。

那份工作熬了两个月,整个人瘦到变成另一个人似的,前同事看到他都感到心疼无比,劝他换工作。

另一份工作是在钻石店里当销售人员,对钻石一窍不通的他重新学习,但被店长诸多刁难。有一次店才刚开门,店长对着远远走来的他,就用福建话破口大骂:「你是猪吗?」才刚抵达店的他一脸疑问,「和你说过多少次,计算机要放在桌子上!」然后拿起计算机就向他砸过去,「你回马来西亚吧!」

内容未完结,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