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吃偷穿还偷钱!印裔女佣趁主人不在爬上床

家中食物突然快速清空,橱柜里的衣服一件件走样,零钱也不知不觉越来越少;翻阅闭路电视及女佣手机,竟发现都是女佣的「杰作」,女律师愤而报警,指女佣「偷吃偷穿还偷钱」!闭路电视也揭露,女佣常趁家中无人偷溜出门,把来历不明的东西带回家。

陈姝桦(28岁)3月聘了一名来自印度的24岁女佣,由于以往有过不愉快的经验,她第一天就警告女佣手脚要干净,否则绝不轻饶。

女佣偷穿女主人的衣服,摆甫士拍照。(受访者提供)

可是不久后,他们就察觉不对劲,首先是家中一些食物吃得非常快,有一次一天就「消耗」了半罐美禄,她初时以为是爸爸喝掉的,调阅闭路电视才发现是女佣干的。

「她没有冲泡来喝,而是一勺一勺地直接吃掉,但因为不是什么大事,我们只是说一说她就算了。」

岂料,5月底,陈姝桦的弟弟发现自己钱包里的硬币少了一半,怀疑是女佣所为,就设陷阱试探她。他拿了些硬币,确定了数额,分别放在房内几个角落。

果然,女佣进了他房间,没有整理或打扫的痕迹,却把硬币都收集起来,叠成一叠放在书桌上。不过他算了算,硬币少了几个。

陈姝桦说,这也让父亲联想到,自己房内收集1元旧硬币的罐子也似乎变轻了,「原本爸爸要双手才能拿起的罐子,现在单手就做到了。」

她也发现,自己为朋友婚礼准备好的红包,也少了30元(90令吉)。他们忍无可忍,便质问女佣,警告她敢否认就报警,她才点头承认。

她说,虽然当时他们已有更换女佣的想法,但还未铁了心去做。直到7月28日,母亲惊见女佣在屋外与陌生男子边聊边走,觉得事态不对,才立即把女佣送回中介处。

由于女佣落下一台手机在家,陈姝桦隔天给她送回时,赫然发现女佣手上有另一台手机。她坚持要女佣打开手机给她检查,才发现女佣竟把她的衣服拿出来穿,在镜头前猛摆甫士拍「时尚照」。

「这当中还有男友送我的耳环,我自己一直都不舍得戴,想留到结婚当天才戴上,她却戴了拍照。」陈姝桦愤而报警。

陈姝桦的父亲指自己收集的1元旧币,少了三分之一。(受访者提供)

女佣到处自拍

从窗户溜进卧房搞自拍?亲戚开车经过女律师家,惊见女佣危险地走在一楼屋檐上,看见她才急急蹲下转身走回屋内。

陈姝桦说,她从女佣手机中的照片发现,女佣不仅穿上她的衣服搔首弄姿,也拿了弟弟的笔记型电脑躺在他床上拍照,还溜进父母的房内自拍。

「母亲每天出门都会锁上自己的房门,照理说女佣不可能进到母亲的房间。」

女佣拿了弟弟的笔记型电脑,趴在弟弟床上拍照。(受访者提供)

有一次,陈姝桦的阿姨载着母亲回家,竟看到女佣走在约一米宽的一楼屋檐上,看到母亲回来转头就逃回屋内。

母亲质问女佣,女佣却推说在抹窗,「那里只有墙,哪来的窗给她抹?她是想溜进房里拍照!」

不仅如此,女佣后来还找到父母房间的备用钥匙,以次公然入室,令他们非常气愤。

女佣本应守在家中「寸步不离」,雇主却在女佣包内找到五包香烟,还在她丢掉的垃圾里找到空啤酒罐。

陈姝桦指出,由于女佣选择休息日工作多赚,照理说是没有机会出门买东西的。

她也说,女佣要求买手机,母亲便先拿钱帮她买了一台,再从她薪水中扣除,「她其实也应没钱买东西。」

没想到,在送走女佣前,他们检查女佣的包包,发现当中有五包香烟,「她一开始还装单纯,说自己没抽烟。」

女佣离开前也丢了一包东西,她父亲打开来看,发现有一个空啤酒罐,而那牌子的啤酒家中没有人喝。

「我们都想不通,这些东西是怎么弄来的!」

与陌生男子屋外徘徊

闭路电视也揭露,女佣常趁家中无人偷溜出门,把来历不明的东西带回家。

陈姝桦说,女佣没有大门的钥匙,只能从没有上锁的侧门出去,过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家。

有一次,她母亲也看见一名陌生男子在屋外徘徊,后来似乎讲了通电话就离开。女佣不久后跑出屋外,拿了一桶东西进屋,但看不清楚是什么。

她说,若是女佣带了非法东西进屋,或私藏赃物,可能会危及家人安全,想来就捏冷汗。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