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收费:政府无权擅自定价 ,得看股东是否同意

国库控股董事经理拿督沙里尔里扎说「天底下没有政府会以擅自定价的方式,违背与大道公司签署的合约,他们从来都不会违背这些合约,没有政府会这么做。」而此前,公共工程部副部长拿督罗丝娜强调,政府是有能力兴建大道而无需建收费站,不过视乎政府的能力和财力,分阶段逐步落实。她以泛婆罗洲高速公路及中枢大道(Central Spine Road)为例子,这些大道并没有收费。

日前,国库控股董事经理拿督沙里尔里扎指出,大道收费应否调涨或下降并非由政府说了算,也是要看股东们是否同意。

他今天出席配合「马来西亚:新曙光投资大会」举办的一项座谈会时说,这是因为任何大道收费应否调涨的讨论事项,也包含当局将向股东们赔偿的数额。

「天底下没有政府会以擅自定价的方式,违背与大道公司签署的合约,他们从来都不会违背这些合约,没有政府会这么做。」

而在今年年初,公共工程部副部长拿督罗丝娜证实,今年不会调涨大道收费。

她强调,政府是有能力兴建大道而无需建收费站,不过视乎政府的能力和财力,分阶段逐步落实。

她以泛婆罗洲高速公路及中枢大道(Central Spine Road)为例子,这些大道并没有收费。

公共工程部副部长拿督罗丝娜披露,根据政府于2011年11月与南北大道公司(PLUS)所签署的特许经营附加协议,明年开始,该公司旗下的大道,有权每3年调涨5%的过路费,直至2038年。不包括槟城大桥她也表示,这项调涨并不包括槟城大桥,直至2038年12月31日,收费都会保持不变。

她说,根据特许经营合约,该公司的过路费曾重组4次,即在1999年、2002年、2005年及2015年。

「过路费都是根据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调整。此外,国阵在第13届大选的竞选宣言,也承诺会逐步减低城市的过路费。」

希盟可落实废除大道收费 惟需考虑财务情况

另一方面,财政部副部长拿督阿米鲁丁韩查在亚罗士打出席烧竹筒饭活动时指出,希望联盟政府可落实废除大道收费站的政策,惟这需在考虑国家财政能力的情况下,分阶段执行。

他说,废除收费站也能够为国家经济带来正面影响。一旦废除收费站将降低物价,因为物价上涨也是商家所需承担的过路费成本所致。「如果收费站被废除,其中一个成本就会消失,这将促使商品成本降低。」

废除大道收费站是希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其中一个竞选承诺。

废除大道收费站是希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其中一个竞选承诺。阿米鲁丁说,如果要废除收费站,将以没有替代路线的收费大道为先。「有些收费大道有替代路线,如果人民不要使用收过路费的大道,他们可以使用一般的道路,但可能车很多,红绿灯也很多。」

不过,他说,这必需先看(政府的财政)能力,因为必需考虑到赔偿大道特许公司的事宜,包括未来的盈利,所以必需先做详细的研究。

大道收费在目前阶段受制于政府与股东双方,在未来可能会逐步废除。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