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裔殯葬禮儀師:處理變性人遺體,清理許久後卻發生怪事!

導語:Syed回憶說,自己是在醫院接到往生者母親的通知,才知道她的兒子已經變性。然而,已經變性的穆斯林遺體,將依據其原本的性別,交由其子嗣或宗教局來處理。盡責的Syed向這位母親解釋處理變性人遺體的細節後,走入停屍間清理她兒子的遺體,並包裹起來。

示意圖

近來,有關跨性別群體(LGBT)的課題持續延燒,一名巫裔殯葬禮儀師Syed早前在面子書上,分享他處理變性人遺體時的經歷,引起線民關注。

圖片截自面子書

Syed回憶說,自己是在醫院接到往生者母親的通知,才知道她的兒子已經變性。然而,已經變性的穆斯林遺體,將依據其原本的性別,交由其子嗣或宗教局來處理。

盡責的Syed向這位母親解釋處理變性人遺體的細節後,走入停屍間清理她兒子的遺體,並包裹起來。他像往常一樣,在還未為遺體淨身前,為往生者蓋上一塊布,但接下來他卻發現...... 

「我把遺體抬到浴缸裡,解開他的衣服,他的皮膚很白,但身體卻逐漸發黑,他的母親和2位哥哥也察覺到這現象。」

Syed指出,其母親好像早已知道這情況,還開始掉淚,連他自己也開始流下眼淚。之後,Syed就為遺體清理糞便,但他清理許久後,都覺得其糞便沒有減少?

「我看到黃色的液體不斷從遺體的骨頭流出,更可悲的是,有許多蟲混雜著血液從他[私.處]流出。」

圖片取自面子書

Syed處理遺體期間,不斷向上蒼祈禱,希望能為往生者減輕罪孽,也方便他完善地處理遺體。一直在旁協助他清理遺體的往生者母親,更在看到剛才的情況後暈倒了!

他慢慢地將棉花塞入往生者的[私.處],以阻止血流,並繼續清理遺體,為他全身覆上棉布,再噴些香水。

「當我噴灑完香水,打開裹屍布後,上蒼又再顯示祂的力量了,他的遺體看起來腐爛不堪,而他的假[乳.房]已經收縮。」

當他為遺體淨身後,他邀請往生者所有的親朋好友坐在遺體面前,聽他說些提點的話,當時幾乎所有人都哭了。

「令我傷心的是,遺體上靈車不到幾分鐘的時間,那些親友就在靈車旁笑了,不懂在那邊聊了什麼」。

Syed強調,自己將經驗分享出來不是為了羞辱誰,而是讓生者獲得教訓,因為透過手術變性,在伊斯蘭教裡是犯法的,別做有違上蒼的事情,免得遭受天譴!

延伸閱讀:

努魯:勿粗暴對待.倡設庇護中心援助LGBT

(雪蘭莪.沙亞南24日訊)公正党副主席努魯依莎認為,與其粗暴(kasar)對待LGBT(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群體,政府不如以關愛原則,對這些群體施予援助,如基於解決他們經濟難題的前提下,設立更多庇護中心及落實相關援助方案等。

她昨晚出席雪州雙溪甘迪斯區州議席補選,該党候選人紮瓦威與選區青年的一項對話會後,受詢及掌管宗教事務的首相署部長拿督慕加希昨日在國會對LGBT課題的回答時闡明,她感激慕加希的回答,認同這是需謹慎態度處理的課題。

「如果是相關(性工作者)情況,需由政府設立更多庇護中心和提供相關援助措施,當事人身邊友人亦可提供協助。我相信這樣的措施能吸引人民關注,特別是穆斯林。」

讚賞宗教司會見援助詢及對青少年群體涉入LGBT的看法,也是檳州峇東埔區國會議員的努魯依莎,讚賞聯邦直轄區宗教司親自會見這些群體的做法,因這能讓LGBT群體感受到被關注與受疼愛。

「我們不能以高高在上姿態自視過高,我們需接近所有人,宗教司的會面將可幫助這些群體。」

慕加希在國會引述資料指出,有80%變性人從事性工作,政府將計畫協助他們擺脫性工作,重新融入社會;並會與各宗教團體進行對話商討,包括展開一些活動,讓相關人士遠離LGBT影響。

對話會得到青年積極參與,大會安排的250張椅子都座無虛席。在場者有公正黨國會下議院副議長兼峇株峇轄區國會議員拿督莫哈末拉昔,他也是前檳州第一副首長、檳州本南地區州議員諾麗拉、馬來西亞慈愛(kindness)創始人莫哈末卡瑪魯拉茲茲等。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