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富豪严介和,这样评价马哈迪!

导语:太平洋国际建设集团创办人严介和表示,CPCI愿以大马公司身份,和大马伙伴携手在区域撷取契机。他看重以大马为东盟区域枢纽,主要是大马具有多语优势,而东盟经济正在起飞,是一个深具潜能的区域。58岁的严介和表示东盟的发展空间很大,也很喜欢吉隆坡,犹如回到家的感觉。

严介和:我可以失去权力、钞票、失去面子,但不可失去良心。(图:星洲日报)

中国的太平洋建设集团(CPCG)在大马建设与经营亚太区域总部,以本土企业向大马周边的东盟国家扩大契机。

该集团将在基建设施和建设、高端教育领域,投资高达100亿令吉。CPCG已在吉隆坡成立全球全资子公司CPCI控股有限公司,作为其区域总部。

以大马为东盟枢纽
在隆设子公司CPCI

太平洋国际建设集团创办人严介和表示,CPCI愿以大马公司身份,和大马伙伴携手在区域撷取契机。

他看重以大马为东盟区域枢纽,主要是大马具有多语优势,而东盟经济正在起飞,是一个深具潜能的区域。

58岁的严介和表示东盟的发展空间很大,也很喜欢吉隆坡,犹如回到家的感觉。

马中政经人文较接近

他表示公司会一点一滴做起,脚踏实地,想做事(勤奋)、敢做事(有担当)、会做事(有能力)、做成事(责任)、不出事(阳光)。

他看重东盟,是因东盟发展空间大,到处有华人、汉语,而政经人文较接近的便是马来西亚。

他说,华人在东盟地位高数大马与新加坡,大马的贫富水平与中国接近,新加坡比中国富有,其他国家则比中国不足。

「马来西亚与中国非常接近,西马与东马和中国西部与东部加起来差不多,只是中国幅员广、人口多。」

该集团国外有50多家公司,在欧洲、东欧也比较多;未来计划在13州设立分公司,总共成立15家公司。在隆也要有两家,形成竞争才会有进步。

以印度尼西亚泰国为目标

该集团以印度尼西亚与泰国为目标,其他如越南与缅甸也重要,但暂不考虑;考虑以马来西亚企业身份进入这些国家,未来投资缅、越就不受美国压力。

该集团优势是基建、市政、交通、水利、港口、码头、地铁、水道、城市高架、排水、垃圾处理、绿化、净化、城市化等,专长造城、卖城,是中国最大的城市经营商。

严介和说太平洋建设集团进驻大马,仗其造价低、技术稳,且可造得很好,预期对马同侪有催枯拉朽之冲击;创新与创造,是其依据。

砍掉贪腐
可做得更好

严介和说,尽管捷运二线已动工,然而中途面临变数,这种「行政干预」,在中国是有的,也是应该的。

他认为,有关工程费用降低那么多,节省了23%仍有人愿意做,意味这种干预是对的。

他表示,把腐败成本砍掉,全部摊在阳光下,可做得很好。

他反问,新加坡若没有「善良的独裁,阳光的独裁」,新加坡会有今天吗?

对马哈迪高度评价谈到首相敦马哈迪上任以来,因国家财务问题搁置或暂缓多项项目,包括在柔佛碧桂园不想太多中国人购房,严介和认为这很正常,因为过去大马负债太高了。

「如果我是马来西亚人,我要考虑国家主权,我也不想国家被殖民啊!」毕竟,国家的安全重于天,这位耄老的考虑是有高度的。」

他说:「马哈迪给我的印象首先是有政治智慧,第二有经济头脑,第三有人格魅力。」

他表示:「让我评价那么高的人物也不多,而且敦马可能干两年就告退了;但我这人不考虑自己,只考虑自己的良心,若评价一个人让我失去良心,我是不干的。」

与央企合作是找官场
与私企合作是与市场合作

他强调,官方行为会对市场经济造成破坏,带来肮脏和衍生贪腐,与央企合作是找官场,与私企合作是与市场合作。

他表示,尽管大马国家财务较紧,基本设施若一点都不做,是不负责任的;因为未来国与国之竞争,基本设施非常重要,这是造福子孙后代的。

他说,基本建设上要量力而行,若不靠官场、靠市场,国家的财务成本较低,花很少的钱,做很多的事。

想在东盟复制中国成功模式

「我想把在中国成功的模式复制至东盟10国,政府有的项目有钱、有的没钱、有的钱很多,若能够与私企合作,可按轻重缓急施工。

他打个比方说:「这起初主要是先用我的钱,输入政府先打造造血功能,造血了当你有能力再来偿还我,这样政府的负债压力就轻了。」

他指出,政府的工程项目有赚有亏,你把这些工程打个包,以PPP50的公私合营,这样政府不需负债。

「这样的合作腐败成本就没了,成本低、效率好,让亲政务实的清官愿意合作。」

国家的希望是市场与法治

他强调,一个国家的希望是市场与法治,一放一收而柔刚并济,这个国家会没有希望吗?

他表示「不在马找项目,让项目找我;没人做、而政府想要做的,找我便行。」他这么做是要干干净净,确保一切「阳光」。

花最少的钱
办最好的事

严老在中国以成本最低着称,他表示:「如果我都没法做了,全球也没有人做,这就是市场经济!」

内容未完结,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Comments

comments